走进和顺图书馆

位置:首页 > 读者园地 > 读者文选 > 美文

换工秋收的温暖

时间:2016-10-14 10:26:43 来源: 作者:普坤祥 浏览:

秋蝉不知什么时候起,“知了、知了”的,就唱歇了!太阳像个顽皮的孩子,清晨懒懒散散的爬出山头,半天才穿透一山的浓雾,洒出金光来;白日里,晒得人没处躲;还没半天功夫,就又躲进了西边的山里去了!

老人们说,日子一天天短了。可不是吗?早晚冷得人瑟瑟发抖,白天又晒得人发慌,还没煮晚饭,天就又黑了!

深秋了!山里的叶子渐渐变着颜色,地里的庄稼,箐子里的稻谷,园里的南瓜架豆,都该归仓了。乡村,就又到了收获的季节了!

右甸坝子的田越来越少了,一座花花草草、有田有水的田园城市见天长大着。坝子周边的人,盘田种地的越来越少了,都打工、跑运输、做生意去了。剩下的田地,全交给了几个大户去种了。或是全过现钱,交给农机合作社去“一条龙”种管收了。兴了多少辈人的换工秋收,谁还会去理会呢?!

可四山里却是丢不掉的。年轻人都朝外闯荡去了。留下的老人妇女和娃娃们,可不就得相互帮衬着,把这一年辛劳换来的丰收好好地请进家里去呢。

清早,达仁大山里藏着的甲山寨子鸡鸣犬吠,炊烟袅袅。七十多岁的老李大爹起床就对着自己的老太婆布置了起来:发些豆子,做一炸豆腐;沥些豌豆面,搅几盆油粉。隔壁老四哥家该收山箐田的谷子了。赶紧做了给他家送去。多做些,明天,我家也该收一蓬树地的玉麦了!

老李大爹年轻时当过兵,干过连队卫生员。回乡后,一辈子帮着乡亲们看病抓药,还又学了些木匠手艺,庄稼把式也是远近拔尖,最让人敬重的是热心。谁家有事,他都找着去帮。在寨子里,是个老小人人都敬仰的老党员。

拿着镰刀皮挑(扎庄稼的皮绳),咂着旱烟,老李大爹翻过两座山,趟过一条河,来到了老四哥家的箐子田边。放眼望去,呵,箐子田一片金黄,真喜人。可再细瞧,哎,田里就老四哥老两口两个人。一人割稻,一人砸着海波(打谷子的木制方斗)。田边放着一个用了好多年的饮料瓶装满了水,旁边还有两盒冷饭,几块腌豆腐。老四哥一生坎坷,三个娃成家后死了两,闺女嫁得远,日子也煎熬。熬了半辈子,几个孙子孙女都长大了,可都又广东福建打工去了!

老李大爹歇下镰刀皮挑,转身就气喘吁吁的回寨子去了。绕出绕进,却找不见几个青壮年人。也是,大家都各忙各的去了!可不比大集体时代了!

老李大爹可不泄气。心想,社会再变,不管啥时代,这邻里互帮,可真少不得!

老李大爹年轻时的倔强劲又上来了!他站在龙竹蓬丫口的小卖部大路旁,见人就断着拉着。开着微型车要去城里玩耍的几个大汉子被拦下了,忙着去帮人剥核桃苦钱的几个妇女也被拦下了。老李大爹说,钱,苦不完,没个够,但乡邻乡亲的,谁家还能挂个无事牌呢?都去帮老四哥家收谷子去!

日头又顽皮的暴晒起来了。老李大爹的老太婆一头大汗端来了一大盆油粉,还拌了一大钵头放了酱油火烧辣子的蘸水。老四哥家箐子田里忙出忙进,满满当当都是来帮收谷子的人,数也数不清。大家有说有笑,问寒问暖,可乐和了!擦擦手,一人拿一大块油粉塞进嘴,吃得那叫一个美滋滋!

老李大爹又谝起了大集体时的事。那时,秋收多热闹啊……!

“噼噼剥剥”的海波声响彻山箐子,微风吹来,树上的叶子都哗哗的乐得可欢了!

日头又躲进西山去了!老四哥家的谷子,全都齐齐整整晾晒到了院场里了。

老李大爹端坐在楼子火塘边,安排大家谁都别走,就在老四哥家吃晚饭!

厨房里,煮腊肉,煮青菜,妇女们个个忙得乐呵呵!

楼子火塘边,端着茶、递着酒,老李大爹笑呵呵地说,一个寨子,就得有个寨风,这婚丧嫁娶、春播秋收、疼病遭灾的,就得有人找着去换工,这老理,千百年都变不得啊!

寨风是啥?老李大爹说,可不就是相帮换工的热乎劲呀!     

电话:0875—2228931 传真:0875—2228931 E-Mail:bsstsg@163.com

地址:云南省保山市永昌文化园    邮编:678000  滇I CP备05000804号  

保山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未经 保山市图书馆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
网站建设:云南导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怒江信息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