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和顺图书馆

位置:首页 > 读者园地 > 读者文选 > 美文

山乡民意

时间:2016-10-31 17:15:57 来源: 作者:林暐博 浏览:

我的初始山乡,是昌宁县鸡飞镇邑等村龙家寨。邑等坐落的四甲大山,南北走向,逶迤弘厚,物像斑斓,村寨疏落东、西山麓。龙家寨独在大山的东南麓,又自有七八架山照应,常年山风秀岭、层林叠翠、花果袭人,人家散居山岗、山坡、山坳,云保老公路从寨子脚蜿蜒。就在这山乡,我亲受了四次山乡民意。

第一次在6—7岁。时值上小学年龄,家里太穷,吃饭的小嘴多,已有一人上学。有人顾虑我若上学,生产队会多负担个闲人,向队长婉言不给报名。父母着急,无从。好在邑等小学校长、老师知道后,到生产队走访,还作诚信担保,才得报名。之后,父母叫我:记着校长、老师的好,记着生产队人的好,记着把书读好。

第二次在9—10岁。我从小不偷懒耍滑,对做好农活也有些悟性。何况得读小学不易,也为着帮家里挣工分,便从七八岁起,逢周末、假期都卖力参加生产队做活,自求跟男劳力做的一样好。时间一长,活做多了,已成干生产的好手。不曾想,队长、社员看在眼,放在心。

在我九岁多的某晚,夜色清幽,月光笼着生产队仓房的院场、草垛、灯火,队长在约社员开会,议题之一是我参加生产给多少工分。社员们交言接语,都说跟女劳力拿一样的工分:全天8分,半天4分。最后,队长拍板同意,到我11岁上初中才终止。

第三次在17岁。1984年7月初,我参加完高考,就回龙家寨边刨山挖地干活,边等候录取通知书。但几经“太阳出来红艳艳”,唯有大山堆满双眼,心里骤起悲凉——“怕是真的三百块钱买根锄把啰”。正当“山也还是那座山”的时候,8月的一个雨夜,供销社一名售货员走了三几公里山路,悄悄到我家报信:“通知书被人烧了好几天了。赶紧去城里瞧瞧吧。”说完,旋即告辞。不难想,风潇雨晦,我注定难眠。

翌日凌晨,急迫出门,徒步云保公路赶往二十多公里外的县城。到城里单位一打听,确有录取通知书寄出,还是某军事院校的。但单位人说,等不到我报到体检,已经退档。得知事绝,我蔫巴巴返家,沿途不时宽慰:“不怕的,还有最后那个志愿呢!”

这事,家人和我不曾外说,它却生了翅膀,飞遍邑等村寨。一时间,同情与惋惜,愤怒与诃责,齐发。但我只顾心领乡亲的心意,无所怨怒,反倒多了志气。

第四次在19岁。1986年5月,即将师专毕业,我决意再考本科,潜心备考。殊不知,父亲赶来学校跟我说:有人告我是特务,还带特务回寨子作恶。上面很重视,成立了专案组。村里传达严令,要求父亲不得外出,配合调查。……嗨,这叫啥事?!

父亲宽慰我别怕,安心考试,努力考起。尔后,赶紧回乡,也不让送去车站,只活现了朱自清的《背影》。

我呢,边用心备考,边静等戴铐。但直到读师大了,也不见别铐子的人。后来才知,专案组的确调查了,只是走访到的山村群众都证言:“要说别人是特务,怕会信呢。要说林家这个儿子是特务,打死都不信!”就这样,“特事”特过去了。

四次际遇,都有纯善的乡亲站出,两次管读书,一次管吃饭,一次管平安。当年幼稚,只轻飘感念他们的同情、关怀和扶助。而今思想,除了这些,我得着了贵重的山乡民意,亦即邑等山村群众共同的、普遍的积极思想和意愿。

这民意,本质是蕴藏、璧流和惠润邑等村寨、人家、村民的正导向、正能量,堪称邑等山乡群众的大本、大美。闲常白下,它山梁般静默,山风般无形,山路般匍匐。但关键时候,它山体般厚重,山泉般清洌,山地般实落,山石般卓立,支撑人、惠泽人、存活人、奋进人。

该认识,成全于四次亲受,若作古尘封,实在不忍。现予捧出,意在致敬乡亲;意在祈望不管哪里的山乡民意,至少为当地山乡群众识得、汲取。

电话:0875—2228931 传真:0875—2228931 E-Mail:bsstsg@163.com

地址:云南省保山市永昌文化园    邮编:678000  滇I CP备05000804号  

保山市图书馆 版权所有 未经 保山市图书馆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
网站建设:云南导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怒江信息港